0

    高地足球卷土重来,纽卡迎来新时代

    2024.05.29 | admin | 31次围观

    高地足球卷土重来,纽卡迎来新时代

    “我说我想要一个新的城堡(a new castle),结果他们给我买了一个俱乐部(纽卡斯尔,NEWCASTLE)。——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经历了梅罗相继改换门庭的大事件,国际足坛受到的冲击还未停止。沙特财团成功收购纽卡斯尔,一股从“高地”刮来的旋风席卷而来。

    1.梦之队迷失异域,“朝圣地”门庭若市

    “纽卡斯尔是本地的,也是全社会的。它是一个窗口,是这个经常被国家遗忘的东北角看待世界的一种方式,是高地人的信仰,是他们从小到大成长的家庭、朋友、街区、房屋和村庄。俱乐部代表着“东北人”的强烈愿望,想让它越来越好,带给我们荣耀和认同。”来自《泰晤士报》的描述不仅适用于纽卡斯尔,也适用于那些以足球名义承载着厚重文化符号的百年老店。

    上世纪90年代,弗格森依靠传奇92班缔造了红色帝国时代,期间,达格利什的布莱克本、温格的阿森纳和基冈的纽卡斯尔都曾向铁幕发起冲击,可惜的是,其中只有喜鹊军团的“梦之队”与冠军缘锵一面。除了1995/96赛季的联赛亚军,纽卡斯尔还曾两进足总杯决赛,杀进过欧冠第二阶段小组赛,这些荣誉都属于博比-罗布森,但这位经验丰富的教头依然无法为圣詹姆斯公园带来冠军。

    2004年的夏天,博比-罗布森毫无征兆地突然离职,这引发了舆论对时任主席谢泼德的攻击,这次变故成为了纽卡英超时代的转折点。在博比-罗布森的离任前的12个赛季,纽卡斯尔只经历了四位主帅,而在随后的17个赛季中,纽卡斯尔保持着一年一换帅的频率,麦克拉伦在这里遭遇滑铁卢,阿勒代斯和帕杜等人为休克疗法所伤,克里斯-休顿和贝尼特斯无法将球迷的爱戴兑换为长约,怀揣名帅之梦的格伦-罗德、乔-金尼尔和约翰-卡弗等人已经在业界消失,喜鹊主帅几乎成为了主帅的“黑洞”。

    尽管总是无法赢得锦标,纽卡斯尔的足球永远不乏激情和浪漫,也不缺少能够让球迷们心甘情愿掏钱买票的球星,每个周末总能有很多千里迢迢而来的“朝圣者”出现在圣詹姆斯公园的看台上。那些带有魔术般双脚的外援与崇尚“泥地足球”精神的本土才俊之间,总能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他们用一场场动人的演出向观众诠释足球之美。

    2.明珠暗投,高地阴云笼罩

    “我们就像被诅咒一样,输球后回家,心事重重两个礼拜,然后再回到那里,无止尽地经历同样的事。”尼克-霍恩比曾在《极度狂热》中对虔诚的英格兰本地球迷有着形象的描述,喜鹊军团的支持者就是其中的代表,他们在大部分时间内都在咀嚼失败的苦果,回忆往昔中难得的美好瞬间。

    在基冈和博比-罗布森时代,纽卡斯尔逐渐退出了冠军争夺者的序列。阿布拉莫维奇的到来开启了英超金元时代的序幕,资本和人才迅速向伦敦和曼彻斯特高度聚集,桑德兰、伯明翰和考文垂等北方大城逐渐衰落,昔日以阿姆斯特朗造船厂闻名于世的纽卡斯尔也逐渐远离了主流媒体的视线。既没能在“去工业化时代”完成产业转型,也没有及时发展金融服务业吸引人才,纽卡斯尔在新时代的唯一优势就是群众基础还算雄厚,这也是阿什利当年愿意接手的原因。

    作为拥有20亿英镑身家的零售业巨贾,阿什利在入主纽卡后的第一时间便为俱乐部引入了专业的管理团队,努力偿还债务,消减球员的工资单,结合包括招募“东伦敦黑手党”以及为圣詹姆斯公园冠名等灰色盘外招,对球队的角色和发展路径进行了重新定位。英超电视转播费持续增长,高层在商业开拓领域持续进阶,纽卡斯尔本可以成为比肩Big6的实力派球会,但阿什利的兴趣似乎不在竞技领域。

    阿什利时代的纽卡以非正式转会执委会负责具体事务,主帅、总经理和引援主管完成新援考察和推荐工作,老板有最后拍板权。在被来自法甲的经纪人连续敲竹杠之后,纽卡在近几个赛季调整了转会思路,他们不再参与军备竞赛,在出售明星球员时毫不犹豫。纽卡斯尔选择了一条理论上行之有效的可持续发展之路,不过,“波尔图化”的建队思路也带来了兼容性问题和文化冲突,增加了战术层面的动荡。2015/16赛季,拥有维纳尔杜姆、米特洛维奇、阿约泽-佩雷斯和阿伦斯的纽卡斯尔降入英冠,这支当年连续两个赛季长期领跑英超积分榜的老牌球会沦为了升降机。

    在自由落体的过程中,纽卡斯尔曾有过“复兴”的机会。接过麦克拉伦留下的烂摊子,贝尼特斯陪伴纽卡斯尔征战英冠,一度被传为美谈。宾主之间有过心照不宣、携手并进的默契时刻,贝尼特斯与阿什利之间的矛盾却始终无法调和。在俱乐部陷入低谷的时候,阿什利给予贝尼特斯前所未有的“忍耐”,后者的努力让纽卡斯尔在动荡中依然能够“保值”,而当传闻中的海外资本开始向俱乐部施加影响的时候,贝尼特斯又成为了他手中可供利用的棋子,大师只能用黯然离去的方式为心爱的球队送上最后一记“助攻”。

    3.全新版“切尔斯基”,新时代山雨欲来

    “一家俱乐部,就是喧闹、激情、归属感和城市的自豪感。纽卡斯尔拥有这一切。”博比-罗布森曾对“高地足球”有过精准解读。阿什利时代的纽卡斯尔误入歧途,他与格拉斯哥之间的藕断丝连令人感到不悦,他对于足球的玩票态度与高地人的虔诚精神背道而驰。纽卡斯尔在“失去的二十年”中已经远离了英超的权力主战场,蛰伏于Big6集团的铁幕之下,或许只有依靠改旗易帜的方式才能重振雄风。

    自2020/21赛季以来,英超诸强都在为收入减少和债务危机所困,这加速了阿什利转手喜鹊军团的步伐。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在此时浮出水面,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以“救世主”的身份驾临圣詹姆斯公园。

    早在2020夏窗,关于沙特财团收购纽卡斯尔的消息便在坊间传播,包括阿莱格里、波切蒂诺和贝尼特斯在内的主帅都被“内部人士”圈定为纽卡新帅。由于阿莱格里和波切蒂诺已经成为豪门舵手,贝尼特斯便成为现阶段最合适的新帅人选。

    在阿什利的时代,贝尼特斯能够执教三个半赛季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这要得益于其辉煌的履历、勤恳的作风、出色的建队能力以及宽容的性格。高地足球的图腾和传说既来自于传奇球星,也离不开传奇主帅的耕耘。新时代已奔涌而来,纽卡斯尔需要一位配得上球会历史,尊重俱乐部传统,受到众人拥戴,具备开拓能力,又能始终保持谦虚谨慎态度,可以在外籍财团与本地球迷之间搭建起桥梁的主教练,贝尼特斯无疑是承担这一重任的理想人选。

    (猫眼看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xx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xxx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